郁一

不著名音乐博主

半夜三更

ozqrow

想努力营造一种平等感(失败

不会写奥,重度欧欧西




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克罗布兰温笑开了,脱力般靠在床头,扬着头露出一截脖子,整个人汗涔涔的。

奥兹平单手撑在他的腰侧,另一只手没什么力气似的揪他的脸,略一发力把自己的脸凑过去,鼻尖碰到他的颈窝。

“你快点交任务报告。”

克罗嗤笑一声,“聊这种话题也不怕我萎了。”

“有什么关系,反正是我上你。”

奥兹平把脸搁在克罗肩上,右肩的绷带缠松了,露出半寸长的伤口。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劣质绷带,洗得发浆的感觉蹭得奥兹平脸疼,他闭上眼,用牙齿轻撬那片还未成型的软痂。

克罗嘶了一声,奥兹平满意地闭上眼,去用舌头舔冒出来的点点血珠。

克罗咧着嘴皱眉,“你也不怕感染。”

奥兹平起身,又复斜坐在克罗大腿上,粗暴地开始扯克罗身上的绷带。

“干什么?!”克罗吓了一跳,以为咱们的好老师又要玩什么新花样。

奥兹平按住他的手臂,眼睛扫过他的伤口,肩膀是像被斧子劈过一样,腰侧也有一处,长长的暗红血线一直划到尾椎骨。以及身上还有不少的擦伤淤伤。

“我真得好好看看你的任务报告了。”

奥兹平起身,居高临下地眯着眼看他。

“谁能把你伤成这样。”

克罗一憋笑差点岔气,咯咯咯地倒在床上。

“您也是心大,任务不是老师安排的吗?”

克罗也皱眉眯眼,望着他笑得夸张。

奥兹平脸色很冷,“说明你能力太弱了。”

克罗不笑了,也不看他,脸色平静。

奥兹平叹了一口气,打横把对方抱起来,克罗习惯性地甩着腿挣扎,但在被奥兹平像捏大猫一样捏了一下后颈后就不动了。

他把克罗抱到浴室,浴缸里是满满一缸水。本来奥兹平打算像往常一样洗澡睡觉,回卧室拿个浴巾,就被从窗子里飞进来的小乌鸦扑到了床上。近一个月不见,克罗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地问奥兹你有没有想我啊。饶是奥兹平看他灰头土脸,也不忍心动纹了个吻上去。总之---前戏做了半天,浴缸里可怜巴巴的水早就凉了个透。

奥兹平没开灯,把克罗抱到浴缸边就麻利地迅速松手。克罗猝不及防,破口大骂,水花溅了奥兹平一脸。

奥兹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把灯打开,“冷水先泻泻火,我去拿药和绷带。”

克罗十分不爽地瞪他。

奥兹平被他瞪笑了,翻着腕子漫不经心地把打湿的衬衫脱下来,“不急,伤你的人我会收拾。”

他把衣服随意地扔在地上,歪着头冲克罗笑了笑。

“你我也会收拾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