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一

不著名音乐博主

听哭了
无论是在念书是练习绘画是暗念隔壁的女孩还是给爸爸帮忙晒被子,卖着永远卖不出去的安利,想着两年后要去哪里旅行是白俄罗斯还是马来西亚,信誓旦旦地说我要表达出这份情感,高呼着自由。但从本质上来说,你,我,她,都是脆弱的人类啊。
生命怎么可以这样呢?渴望的是什么?被另一个个体爱吗?永远都不可能遇到的世界上的另一个我,除了生存的足够艰难,心还需要被什么填满。一次简单跳跃就可以轻松收回的东西,我该怎么去维系它啊。

评论